推广 热搜:   论文  经济    自考报名  发展  改革  社会  上海  发展战略论文 

新理性精神与文化诗学

   日期:2021-07-28     来源:www.dongzhu98.com    作者:未知    浏览:670    评论:0    
核心提示:关键词:新理性精神文化诗学世间万事万物都在变化着、进步着。
关键词:新理性精神 文化诗学

世间万事万物都在变化着、进步着。大家研究着的专业--文学理论--也是这样。回想80年代初期,大家对"文静为政治服务"这一口号产生了质疑。大家开始沉迷文学的审美特质的研究,沉迷主体性的研究,随后又开始沉迷文学语言的研究,"自律"的研究成为时髦。可以说在文学理论这个园地里先后出现了"审美论转向"、"主体性转向"和"语言论转向"。事实上当大家达成这种"转向"之时或之前,西方的文学理论批评界,则开始了另一种"转向",那就是文学研究的"文化"视线的勃兴。西方文论向文化视线转移,有其自己是什么原因。资本主义越是进步到晚期,自己的社会问题就越多。如种族冲突、阶级冲突、性别冲突、东方与西方的冲突、第一世界与第三世界的冲突、工业与自然的冲突等等,都是他们不能不面对的紧急问题。这部分问题事实上是由西方现代性--理性的弊病导致的。文学读者已经对兴起于20世纪4、五十年代的"新批评"和5、六十年代的结构主义感到不满足,由于他们倡导文本绝对"自律",就艺术谈艺术,就形式谈形式,完全脱离社会与现实。他们囿于文学文本自己的做法,使读者没办法从他们的笔下看到年代的面影和日常紧迫问题的进步。阅读文学的大众,绝大部分一直关怀现实的,文学大众对"新批评"感到厌烦,他们需要有一种切中时弊的批评模式,如此就有一些理论批评家要超越"新批评"和结构主义,重新看重文学的"他律"性。他们强调文学艺术处于某种文化关系中,强调文学艺术作品不论怎么样"独立",都不可能与社会文化毫无关系。相反,他们觉得文学作品中有丰厚的文化意义,文学艺术作品不可以不是文化的载体。文化视线的文学研究渐渐成"气候",各种"主义"应运而生。针对种族身份认可问题,出现了"东方主义"批评,针对性别对立问题,出现了"女权主义"批评,针对第一世界与第三世界的冲突出现了"后殖民主义"批评,针对文本与历史的关系问题,出现了"新历史主义"……这种文化研究进步到极端,甚至提出了文学研究中的"反诗意"的看法。当西方兴起这部分浪潮的时候,大家的理论界正在进行"审美"的狂欢、"主体"狂欢和"语言"的狂欢,直到20世纪末,大家才发现大家又"落伍"了,需要走出"审美城",呼吁打造中国的"文化研究"、"艺术文化学"或"文化诗学"的需要,也被提出来了。这种趋向实质上是对西方现代性--理性的深思和批判,文学需要面对怎么样抵制旧理性弊病的问题。

但我觉得,大家今天提出文学的文化研究,并非在西方的面前"落伍"的问题。文学的文化研究的根源在中国自己的现实。近20年来,伴随改革开放的进步,伴随市场经济的实行,人民的物质生活有了非常大的提升,社会出现了不少可喜的新变化,故步自封的局面被打破,思想解放冲破了很多原本是封建刻板的条条框框,这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也是毋容讳言的,随着着市场经济的推行,出现了一些紧急的社会文化问题,总起来看是一个人文精神即理性精神丧失的问题,这是因为旧理性走向自我否定导致的。目前,大家面临着感性主义泛滥的局面,主要的是"拜物主义"、"拜金主义"、"商业主义"等。"物"、"金"、"商业"都是好东西,在肯定的条件下甚至是大家追求的东西,但一旦"唯"这部分东西为圭臬,为上帝,为神明,人文精神就遭到了侵蚀、压迫和消解,道德水准降低,腐败现象蔓延。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民群众和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文常识分子,对文学艺术中一味宣扬上述种种生物性欲望的作品表示不满,对于一味玩弄语言形式的作品不满,对于没血性的没爱憎的没鲜明文化价值的作品不满。需要理论家批评家不可以不关心现实,同时也不满过分专注于作品形式的"内部研究"和过分关注于诗情画意的审美批评,期望将文学研究和批评更多地触及现实问题、都市与乡村问题、东西部问题、廉政问题、古今问题、中西问题、性别问题、大众文化问题、文本的价值阅读问题……不但这样,而且在解析古时候文学与外国文学作品的时候,也要放到原有些历史文化语境中去把握和剖析,揭示其真实的文化蕴涵,以便帮今人知道古人和外国人是怎么样来解答他们生活的年代的社会文化问题的。总之,中国当代文学近况需要重建理性精神,走向文化诗学。所以,大家今天在文学理论学科中强调文化视角,乃是根植于大家自己现实的土壤中,并不是从外国搬过来的。

文学理论学科要进步,就不可以不伴随年代的需要做出新的应付。现在开始遭到看重的文化研究,对文学理论学科来讲,既是挑战,也是机会。文化研究的所谓跨学科反学科的办法,可能冲垮原有些文学理论学科的常识体系;过分政治化的话语,也会让文学理论面临新的挑战。但,文化研究因为其跨学科的开阔视线和关怀现实的品格,也可以扩大文学理论研究的范围和密切与社会现实的关系,使文学理论焕发出又一届青春,使文学理论原有格局发生变化,这难道不是一个进步我们的绝好的机会吗?

西方时尚的文化研究中带有真理性的看法和做法,如跨学科多学科的研究办法,看重文学艺术与语言、神话、宗教、历史、科学关系的研究,大家可以有剖析地加以借鉴,世界上所有好的又是适用的东西大家都可以拿过来,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但大家有大家自己的社会现实问题,大家要从大家的社会现实问题出发,文化研究应该走我们的路。对于西方那种过分政治化的文化研究,对于"反诗意"的文化研究,大家觉得是不足取的。大家大可不必走西方那种以一种办法取代另一种办法的路子。文学理论的建设应该是累积性的,如"文革"前几十年来积累起来社会历史批评经验,在经历过"文革"的教训之后,在新时期开始那些年代所获得关于文学审美特质的成就,关于文学语言特点的成就,还有其他成就,只须是好的,具备真理性的,不但要继承下来,而且要继续研究下去。在审美、主体、语言和其他方面,仍然有发现的广阔的空间。对于文学的文化研究来讲,文学的诗情画意是其生命的魔力所在,如何能把"诗意""反"掉呢?大家仍然坚持,文学批评的第一要务是确定对象美学上的优点,假如对象经不住美学的检验的话,就值不能进行历史文化的批评了。文学是诗情画意的,但大家又说文学是文化的。诗情画意的文学本身包含了神话、宗教、历史、科学、伦理、道德、政治、哲学等文化含蕴。在出色的文学作品中,诗情画意与文化含蓄是融为一体的,不可以离别的。中国的文化研究应该而且可以放开视线,从文学的诗情画意和文化含蓄的结合来发展文学理论的园地。如此,"文化诗学"就不可以不是文学理论进步的一个要紧趋势。

[1][2]下一页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